而这才是我最看重的地方
2019-08-19 03:11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第一次大矛盾源于我家的老房。那年我父亲因病去世,临终时希望三个儿子能共同出资,对老房进行修缮和改造,为我母亲创造一个好的生活环境。这是老人最后的愿望,也是合情合理的愿望,即便他不这样要求,我们也理应这样做。工程预算是三万元,我出了一万元,事后告知妙音,以为她会给予理解和支持,可没想到,她竟因此大发雷霆,跟我闹了足足半个月,我们还差点儿分了手。事后,为了挽回,我被迫在妙音拟定的一份有关我和老家经济来往的协议书上签了字。当时的心情委屈而别扭,因为在我看来,那些条款实在是太过苛刻且缺乏人情味儿。

这几年,我曾两次违背这份协议。第一次是因为彩礼。妙音家要三万元,可我母亲压根儿就没那么多存款,总不能为了儿子结婚去找别人借吧?于是,我从自己的年终项目奖以及其他隐蔽收入里截留了一万元给母亲。第二次是因为我哥生病,过年回家时,我偷偷塞给他两千元。这些事我都没敢告诉妙音,因为我知道后果的严重性。

夫妻双方在家庭中的地位应该平等,作为丈夫,我自然也有发言的权利,重大财务支出和理财安排也应事先经过我的同意。我不愿放弃我的权利,妙音却步步紧逼,不达目的誓不罢休。妙音是个极其固执的人,她认准了的事,旁人很难改变,这在我们之前的相处中也曾多次体现。

眼看着婚期将至,我的烦恼和压力却与日俱增,问题出在我和未婚妻妙音对于家庭经济的处理方式上,两个人的想法毫无共通之处,甚至称得上南辕北辙,这使得我们还未开始的婚姻早早就有了不妙的迹象。

这几次矛盾让我们之间的感情元气大伤,好几回我都以为分手已成定局,可因为舍不得和放不下,还是坚持到了现在。我从不怀疑彼此是真爱,否则长达四年的两地分居,早就分道扬镳,只是我有些心寒,觉得未来的婚姻生活缺少相濡以沫、同舟共济的精神,而这才是我最看重的地方。

其实,我和妙音之间还有一个争执点孩子。我的想法是随遇而安,自然而然,孩子来了就双手接着,无须太多的筹划和准备。但妙音不同,她说如果达不到她的条件,她坚决不让孩子来到这个世上。至于她的条件,苛刻得吓人。第一,要有房有车且还完全部贷款,另有存款10万元;第二,我的税后年薪要达到15万元,收入稳定;第三,感情美满和谐,闹离婚的次数不能超过两次;第四,万一将来离婚,孩子归我抚养,抚养费全部由我承担

说实话,我支持女人管账,据说此种方式更有利于婚姻的稳定,但前提是夫妻关系和谐,未来生活具备可持续性。从这一点来看,妙音的计划很不合理。之前我有些存款,可是在买房和支付完结婚花销后已所剩无几,所以当我提出在预留安全存款后尽量提前还完银行贷款,以减少不必要的利息支出时,妙音不同意,因为这意味着要动用她的存款。为此,我跟妙音算了一笔账,她目前有十万元积蓄,如果肯拿出一部分,比如8万元,用来提前还款,我们每年将会减少6000元的利息支出,这完全符合利益最大化的原则,但妙音拒绝,仍坚持由我自行承担房贷,她的原话是这样说的:不要老算计着这点儿小钱,以后说不定还要买车、生孩子,到时我自然会出钱出力!

我和妙音的恋情发生且成长于校园,大学毕业后曾异地相处四年。四年里,我们遇到各种各样的挫折,尤其是彼此性格和观念上的差异,使得恋情多次濒危,但我们始终坚持,以为足够强大的爱能消弭一切不和谐音符。可是,越来越多的矛盾如同烧不尽的野草,越发茂盛起来。

我理解妙音的初衷,她不是不同意生孩子,只是希望孩子能有个优越宽松的生活环境,同时强化我的责任感。从她的角度来讲,也许一切无可厚非,但在我看来却显得不尽人情,那些条条框框实在让人心寒。比如第四条吧,离婚通常都不是单方面的错,如果因为感情不和而分手,难道在此情况下,她就对自己的孩子不管不问了?

我和妙音同在一个三线城市,妙音就职于某事业单位,月收入稳定但不高,三千元不到。我的收入大概是妙音的三倍,以后还有上升空间。此前我已购得一套商品房,登记在妙音名下,只是此房还有将近三十万元的贷款,需要慢慢偿还。我觉得这些贷款应在婚后由两个人共同承担,可妙音却不同意。关于婚后家庭财务的管理,她的计划如下:她全面掌握财政大权,我的收入要如数上缴,由她保管。小家庭的所有开销,包括水电、房贷、旅游等,都从我的收入里扣除,她的工资则一分不动地存起来。我还不能过问收支情况(唯一的让步是,一万元以上的支出,她会事先通知我)。我问妙音,如果遇到严重的家庭经济危机,例如生大病、失业之类该怎么办,她勉强同意在此类情况发生时可以出钱补贴,但仅限于我们的小家,至于我的父母亲人,对不起,她不会帮忙。

房子最终还是买了,妙音最终还是只掏两万元,房产证上最终还是只写她的名字。

两年后,妙音又看中了一套房,全款60多万元,首付大概是16万元。妙音想买,但仍坚持落在她的名下,作为我送给她的结婚礼物。我承认,当时的自己有点儿私心,几番考虑后以财力不支为由拒绝了她的要求。为此,两人又是一番大闹,矛盾越积越深。

第二次大矛盾就是买房。当时有个机会可以买到一套低价房,但那会儿我刚毕业不久,手里的积蓄实在有限。妙音不想向自己的父母伸手,我的家人也没能力接济,于是我跟她商量,我说我会尽力挣钱,但希望妙音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予我帮助。无论情况如何,这套房都会登记在她的名下。妙音真是倔啊,她就是不松口,坚持让我拿出所有首付款。在我多次磨缠和劝告后,她勉强同意拿出两万元,并申明这两万元是她的极限。也就是说,妙音不在乎买不买房,只是不愿为我,为这个家庭出力,在她的认知里,她的就是她的,我的也是她的。

导语:我理解妙音的初衷,她不是不同意生孩子,只是希望孩子能有个优越宽松的生活环境,同时强化我的责任感。从她的角度来讲,也许一切无可厚非,但在我看来却显得不尽人情,那些条条框框实在让人心寒。

当时我很难受,觉得妙音不够爱我,家庭由夫妻二人组建,虽然男方应该在家庭经济中担当重任,但夫妻之间更要互相帮助,共同努力。尤其是当遇到重大困难时,非常完美直播 ,不分你我,携手共进才是正道

至于第三次大矛盾,便是之前所述的婚后财务运行方式。我一直以为妙音会和我一起承担起这个家,可她居然不想付出分毫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pdsfxjc.com.cn今期开奖现场直播2015年65期,2018奖结果开奖记录直播,今晚开奖号码版权所有